PD-1/PD-L1抑制剂停药后药效持续20个月

奥兰多——根据一个小型回顾性病例研究显示,肾细胞癌(RCC)患者在因免疫相关不良反应停止用药后,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反应仍持续长达20个月之久。

总的来说,每19位患者中就有8位在停止使用PD-1/PD-L1抑制剂后仍对其有持久反应,另外还有8位在停止使用后其反应会持续4到6个月,其余3位在终止治疗后不久反应会消失。

在最近的随访中发现,8位患者中有6位会出现持久的停药后反应,可发生在疾病的任何阶段。这项发现由波士顿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Rana R. McKay, MD医生在生殖泌尿癌研讨会(GCS)上进行过报告。

McKay 医生在生殖泌尿癌研讨会(GCS)之前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这些数据表明那些对靶向治疗PD-1/PD-L1抑制剂有反应的人群,在因免疫相关不良反应而选择终止治疗后,仍能拥有持久的临床效益”。“我们运用了一系列前瞻性研究的调查方法以探寻定制出基于这种反应的免疫疗法。我们正在进行一项基于晚期肾细胞癌患者或者杂食患者对Nivolumab抑制剂反应的优化管理研究,刚才提到的定制免疫疗法在本研究的第二阶段就会达成。”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专家Sumanta Pal, MD在主持新闻发布会时曾表示,这项研究亮点突出且十分重要,同时是运用免疫治疗药物治疗癌症时的关键性问题。

“在过去的几年中,有关癌症新的免疫疗法曾一度掀起过浪潮,最为普遍的是PD-1和PD-L1抑制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希望之城杜瓦迪市的Pal曾说,“这些药物使免疫反应重新焕发,但同时它们可以产生意外结果。除了引起对抗癌症的免疫反应之外,它们也会引起自身机体内器官免疫反应。”

“‘免疫相关不良反应’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但是如同此项研究所揭示的,患者也有可能因肿瘤进入休眠状态或者缩小而延长收益,”Pal补充道,“这支持了之前的假设,也即尽管发生过免疫相关不良反应,患者还是可以从药物中获得切实可得的收益。”

McKay特别提到,癌症名单虽不断扩大,但PD-1/PD-L1抑制剂证明了它在治疗癌症中的效力。使用药物的标准方法是持续治疗至病情好转或不可耐受的毒性反应(消缓)。

如同Pal所指出,PD-1/PD-L1抑制剂会导致各种免疫相关不良反应,也被认为可引起免疫系统激活。在某些情况下,免疫相关不良反应会迫使治疗终止。鲜有因免疫相关不良反应而停止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使用的患者临床病程的报告。

McKay在5家医疗中心选取了用PD-1/PD-L1抑制剂(主要为nivolumab)治疗的患者,通过分析得出结果并报告。5家医疗中心的共同记录涵盖了19位转移性肾癌患者的治疗情况,这19位患者最初经治疗出现好转,但发生免疫相关不良反应后停止了治疗。研究人员根据停药后病情进展的快慢程度将患者进行了分类:4个月之内病情立即恶化;停药4到6个月发生恶化;停药6个月以上仍对药物有持续反应而无病情恶化。

患者平均年龄68岁,除了一个之外所有人都曾有过透明细胞病史。11位患者在进行PD-1/PD-L1抑制剂治疗前接受过系统治疗,3位发生了癌症骨转移,4位发生了肝转移,5位出现了侵袭性疾病。大多数患者接受了PD-1抑制剂(N=11)单一药物治疗。

McKay的不良反应的研究显示有12种不同类型的反应,发生在各个器官系统中。17名患者接受了类固醇治疗,2名患者接受了替代免疫抑制剂治疗,19人中有10人呈现持续性毒性反应。

反应数据显示在停药之后免疫疗法的时间和反应持续时间之间存在关联。8名患者有持续的停药后反应,之后继续接受治疗,治疗时长中位数为11个月,停药后反应20个月后出现病情恶化。其他8名患者停药后的反应表现不持续,之后继续接受治疗,治疗时长中位数为5个月,停药后反应4个月后出现病情恶化。3名患者停药后病情立即发生恶化,此后接受4个月的治疗,停药后2个月(中位数)出现病情恶化。

(来源:耶鲁大学医学院/翻译:麻省医疗国际-刘俐)

公司名称:上海优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祖冲之路1077号凌阳大厦1号楼5楼
邮编:511340客服电话:400-9660-360